无人听阮解说的声

扰你清梦一晌 醒后听戏言

嗯——

“我希望我的‘自我’永远‘滋滋’地响,翻腾不休,就像火炭上的一滴糖。”